文學主張方程式

創作,就是「我有話要說」──說出對自身存在的認可與超越,說出對世間現象的 關懷與思考,說出對生命本質的體認與感動。這不是標語,而是必然、也必須是文學 的態度。第二十三屆臺北文學獎以「我的文學主張」為主題,邀請當代華文文學創作 者,拿起筆桿或按下鍵盤,一字一句,寫下屬於自己的「主張」。

臺北是個富涵多元記憶的城市,匯聚不同的族群與文化,海納豐富的思維與創意 。今年臺北文學獎除了臺灣各縣市的投稿外,亦有來自法國、美國、紐西蘭、澳洲、 加拿大、東南亞、中國等地的投稿,總收件計一千六百件,呈現不同視角的城市樣貌 及生活經驗。經過初、複、決審後,共挑選出二十三件優秀作品。

用小說的形式以建築、食材串連敘寫身世、地理流散的荒涼哲學,以懷舊的虛實 空間象徵生命裡的悵然感,透過北漂者在城市裡的迷路隱喻迷惘的人生,以及藉由河 岸之橋連接兩種城市生活和親情之間的矛盾感。散文有扣合時事,提出疫情時代對人 性的理解與困惑,以散點方式敘述進入婚姻關係前的細微之事,也有以幽默自嘲道出 同時失婚、失業的辛酸,利用工務日常的繁瑣與一成不變的制式寫出生命存在的意義 。

現代詩裡有透過物品的無我無私與長久性,察覺人的無情、無用、有限與不可靠 ,以生活瑣事經營出壓抑的孤獨滄桑,透過城市裡食物外送的機車景觀訴說生存遊戲 ,而冰冷的現代科技卻成為訴諸孤獨與寂寞的聆聽者。古典詩有透過賞菊進行的自我 內在對話,書寫負笈賃居臺北四地藉以展現求學與工作之心緒流轉,以重遊臺北的方 式表達對政治、時代、時事的感慨,也有登臨七星山而感臺港處境、疫情蔓延之勢的 觀點。

舞臺劇本觸及當代的社會議題,以推理懸疑的方式書寫親密家人間的疏離感,透 過母女日常對話剝開長照照顧者內心的扭曲,藉由獨腳戲的網路直播帶出商業文化及 人際溝通的病徵,以多聲道交織出小人物生命的酸甜苦辣。

臺北文學年金獎助計畫今年度有多位曾出版書籍的創作者來稿,體裁多切合在政 治、歷史、種族、語言的議題。入圍的三部作品,有以女性版飢餓遊戲的議題書寫, 細微的呈現出檯面下的鬥爭,令人悚然;運用隱喻的手法,比對臺灣與香港兩個城市 的命運,是歷史的記錄方式,也帶有期望的意味;以長篇敘事史詩的形式,歷史文獻 為據,歌頌俄國語言家聶甫斯基及鄒族青年吾庸(高一生)為鄒族語言與文化所做的 努力與貢獻。

不同世代的創作者各有其想說的主張,他們運用文學之筆,書寫各自的意念與態 度。我們將這些作品集結成冊,也透過網路、大眾運輸工具、劇場等方式與世界分享 。期待所有華文文學的愛好者一同閱讀,不同世代、不同地域創作者,高聲吶喊的文 學主張。